专访徐磊:GAS全车链是战略高地上的王牌军

汽车市场的高度繁荣使其市场体量...

  汽车市场的高度繁荣使其市场体量空前,也正因如此,围绕车出现的业务形态不断兴起,但汽车数据行业并未形成较好的发展路径,区块链的出现为数据流通验证了一种完备的模型,也会使汽车生态链中的数据流转出现创新者。

  GAS由传统互联网重量级创业者发起,在白皮书落成之际就已得到业界好评,近日,瓦斯财经对GAS全车链发起人徐磊进行了专访,探索这一条扎根于汽车行业的公链,如何以战略高度改变汽车生态链中的生产关系以达到新的生态经济。

  在采访进行前一个月的时间,GAS全车链的战略合作伙伴微车App刚刚上线了一款类游戏体验的产品“区块车”,即时可见的功能像百度莱茨狗一样,通过积攒“积分”完成区块车的购买交易,同时拥有的车辆可以“挖矿”赚取积分。

  截止到5月15日,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内,共有超过160万用户领取区块车,共生成近200万辆区块车,车钻(积分)生成过亿颗。

  与众多体验型区块链产品一样,区块车成为了汽车行业中“教育用户”体验数字资产的典型代表。但这仅仅是一个小开始。

  GAS全车链的发起人徐磊同是汽车行业服务型平台微车的创始人兼CEO,在过往的四年发展历程中,微车发展迅猛,整合能力突出,拥有一定生态链线人左右的团队已估值数亿美金,在践行生态概念和整合生态链的两件事上微车完成的很优秀。

  在今天区块链项目快速落地新生的契机下,“新生态经济”的概念与区块链项目已可以被并行理解,没有什么比区块链更加适合完成生态建设,GAS全车链的出现就已“顺理成章”,同样稳固的是,在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生态的关系时,需要逻辑关系从低到高,一层一层搭建起构架。

  徐磊和GAS全车链团队在此思考之上已找到关键需求点切入,切入汽车数据,直指汽车征信的行业难题。

  GAS全车链的目标是解决汽车行业由来已久的汽车数据问题,例如在二手车交易中买卖双方需要完整数据来确保信任关系,在汽车金融中的需要真实有标准的信用数据,甚至顺风车中司机与车辆信息一致性的问题。GAS全车链通过Token激励车主或机构分享汽车的维修、交易等流通数据。数据经过加密后上链,可以完成点对点的生态交易。

  “我认为区块链到这个阶段,很多‘古典互联网人’开始进场,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但古典互联网人对区块链乃至GAS全车链项目的理解,仍旧需要说明(曾有古典互联网人会认为GAS全车链和微车是竞争关系或其他)。GAS全车链重要的是完成公链中的‘协议’,生态中的角色基于协议来完成相关的生态建设,这也是改变生产关系,GAS全车链是制定协议和制定经济体运行规则的主体,不是典型的企业主体。帮助在汽车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企业建立一套数据协议,也就是数据价值的传递方式,从产业格局上,GAS全车链的战略高度更高于微车的角色。”

  因此,原有的移动互联网项目微车和汽车区块链项目GAS全车链产生了完全不同理念和愿景,前者是做好车主服务平台,存在明显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而后者是建立经济体,古典的商业模式不是GAS全车链的核心,简单说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让经济体更有效地存活。

  并且从两者的业务中可以发现,微车可以代表互联网模式的典型形式,通过工具功能变现,而为了更好的完成商业化去挖掘更多的数据,但仍旧无法完备的解决生态中的信任关系,GAS全车链的出现同时可以补足在微车的小生态中的信任关系,这也是公链为原互联网模式赋能中的重要环节。

  徐磊的回答也验证了笔者的思考,“对,这是我们希望做到的。数据对于微车来说是一个核心资产,我们需要让这些数据更加完整更加有效流转,同时数据的价值也能够流转。并且从整个汽车的产业链来看,仅有微车一家的数据是远远不够的。” 整个汽车行业的数据,可以从根本上盘活更多的生态业务,解决痛点问题。

  汽车行业的数据需求应用于区块链生态中,存在三点关键的结合点。而这三点,正是GAS全车链发力的着力点。

  目前,汽车行业数据拥有者为了更好的体现数据的价值,更多的是通过数据挖掘也就是不同的数据匹配,完成更多的数据价值输出,但这样的数据可靠性存在质疑。整个产业链中的各个环节都需要更大的数据量和价值,因此,不是单一一家企业可以完成,例如如果由微车来完成,合作方需要把数据提供给微车,徐磊坦言这其实是不合理的,需要站在整个产业结构中更高的一环,以一个更独立的第三方角色去完成,GAS全车链的数据协议价值正源于此。

  汽车数据需求广泛,因此在每个需求场景下的问题存在明显,首先是保险,骗保情况的出现,需要汽车数据实现整个数据的长期有效和完整性,尽管UBI(基于使用的保险定价)发展很快,但仍旧没有足够公开公正透明的标准出现。

  其次是车类交易,尤其是二手车,修改二手车里程的现象是常有发生的,除造假之外,具有共识的数据类型也处于匮乏阶段,区块链既可以完成共识且不可篡改,在通过token激励的某一汽车信息完成上链之后,该车的历史数据必然将有迹可循。

  此外还有其他实体经济的需求,例如汽车金融的车抵贷,徐磊提到,车抵贷整个市场规模已经很大,需求频次很高,相对应的以汽车这一商品为质押,而这个商品又具有流动性,也就意味着车的使用会造成它的价值变更,因此数据收集也变成极为重要的需求。

  抛掉行业问题的需求匹配,汽车工业的发展,让汽车足够电子化,足够互联网化。在区块链项目应用落地的过程中,如何能保证信息快速安全上链,是区块链信任能力的重要关键。

  而一旦相应行业的工业化程度高,上链过程在未来就可以不依靠人的行为来完成上链,从而杜绝人在信任关系中的不稳定因素。汽车行业的互联网化将意味着数据上链需要整合的角色,都可以通过“机器”来完成,这是“天然优势”。

  徐磊也说到这也是为什么他和团队特别看好的原因之一,汽车行业征信系统将有望快速被大家认可,并且快速形成落地效应的区块链应用。他还补充到,全球汽车市场一直还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汽车的整体的行业的规模还在不断的提升。从传统的燃油车到今天新能源车快速又起来,到未来的无人驾驶,数据仍旧处于关键地位,并透漏了目前已有无人驾驶的企业开始接触中,其需求的数据规模和广泛程度都可以在GAS全车链的生态内完成解决。

  GAS全车链作为公链项目,其分布式、价值流转、权益分配等和其他区块链项目相同,在结构稳固的汽车行业中实施这样一条公链,似乎会触达某些生态重要角色的利益,但基于整个生态发展来讲,过于分布式也会让行业发展受阻,因此,GAS全车链的不同在于营造的多方共赢。

  徐磊是这样解释的,“未来GAS全车链很有可能会采用超级节点的方式,来确立汽车行业中原有的具有话语权的角色,其对协议的制定乃至生态的建设都将发挥更大的贡献,不同于其他超级节点竞选的是,GAS全车链会在将客观的超级节点引入同时引导输出,让超级节点愿意把自己的知识、判断力等贡献给生态。”

  例如在引入整车厂作为GAS全车链超级节点的过程中,整车厂需要为生态中的其他角色贡献更多的建设能力,作为收益,整车厂的生态痛点也会依靠生态中的其他角色解决,达到生态关系中的公平和制衡。

  并且在整个以数据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中,谁的数据更有更有价值,已经由市场去决定,在GAS全车链中是类似竞价体系的方式来解决,当数据的流转次数不断增加时,交易数据本身也会创造更多新的数据类型的,行业中的参与者会根据不断变化的需求寻找数据,不断更新价值。

  据此,GAS全车链的发起团队仍旧在生态中起到的是推动的作用,发展交于市场,而收益则同时返回用户本身,这是徐磊以及GAS团队的终极愿景,对于这一点的讨论,徐磊还曾和团队其他的创始人想象过,如果在GAS全车链发展足够成熟后,初始团队一定会被淡化甚至于忘记,但对他来说,这恰恰是区块链的精义所在。

  数字资产和数据的流转共性,让区块链和数据深度关联,而汽车行业的需求和成熟化水平让汽车数据成为区块链最先标准化落地的尝试体。GAS全车链似乎可以拥有后发致胜的关键能力,在采访最后,徐磊就区块链项目应用给出了几点思考和建议。

  第一,切入角度和交易频度匹配,GAS全车链切入的数据方向不是密集性交易,对并发效率的要求不高,但对数据的完整性、可靠性、标准化要求严格,而这些是区块链的优势。

  第二,区块链创业的,不能完全靠自己来完成所有的这套经济体的建设。所谓的生产关系的革命,其最大价值就是能让更多的合作方,不管是大机构还是个人,能够参与进来。

  这样的关系变革不仅帮助推动项目,同时也是互相教育的过程,例如4S店、二手车新车经销商、保险公司等,对于前沿技术的接触机会仍旧匮乏,我们都需要被前沿技术教育。

  第三,任何一个区块链的业务快速需要有落地能力,因为落地还是终级的。短期对于落地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看重,但更长时间轴上,一个区块链项目能实现十倍百倍的增长,还是要看他的最终落地能力,一定是各方面一个综合能力的评判。GAS全车链的核心团队中,包含了互联网、整车厂商、无人驾驶等资深人士,更有微车的用户和流量支持,行业落地可行性上足具优势。

  区块链式的发展速度年中阶段似乎有些放缓,创业者越发清醒的入局,是在洗礼中认识“区块链”更加清晰,同在征信关系中的数据一样,从表面看本质,一个区块链项目,看透若干年后的可行性发展,越透彻就会越发相信项目的未来。

  就像徐磊开始做微车时已是2014年,短短4年,微车估值已达数亿美金。在行业发展高潮中弄浪,有“巨帆”者可赢,这样来看,GAS全车链出现正当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 2501 次数 最后修改于 星期日, 20 9月 2015 04:03

最新资讯

最新消息